据说碧桂园“裁员”?真相在这里

调整不是拍脑袋的决定

4月3日,距离2019年业绩发布会刚过去不到一周时间,碧桂园再一次召开月度高管会议,主要传达了两个重点:「调整」和「提效」,为2020年共克时艰继续定工作基调。

「调整」指的是新年之后碧桂园对组织架构的几次调整:2月份合并调整了13个区域;3月底将广东的其中11个区域整合成了3个。

“调整不是‘拍脑袋’的决定,是‘有的放矢’地打造企业内部的丛林生态”,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莫斌在会议上表态,这是针对企业管理运营中存在的不足进行主动地自我修正。

据说碧桂园“裁员”?真相在这里

员工真实波动比例只有3.9%

一周之前,有细心的人在碧桂园年报中发现了一个“秘密”:在职员工数从2018年底的131387人,减少到了2019年底的101784人,在职人数下降了29603人。于是有人推测“碧桂园裁员3万人”。

在职人数的下降加上开年调整架构的动作,两条线相对比,很容易简单粗暴地得出碧桂园“裁员”的结论。

但实际上,对部分区域进行调整合并的背后是企业内部丛林生态的优化,调整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管理效率,但基层员工并不是被“精简”了。

人员变动主要是因为两点原因。一是有一部分人被调到了博智林机器人业务,2019年碧桂园子公司增加了约7600人,其中仅博智林就增加了 5657人,“调岗”是碧桂园2018-2019年比较频繁的,所以大家比较理解。

另外一部分人被调到新的外部公司,大约2.5万人,主要是部分辅助性、劳动密集型岗位(如案场服务、保安、保洁)人员,他们将会“以市场化的方式”继续为碧桂园提供服务。

剔除掉这两部分人,碧桂园集团的员工真实波动比例为3.9%,在地产行业喊“活下去”的背景下,已经难得。

未来还会向总部开炮

2015年到2019年,碧桂园的销售业绩增长了5倍之多,在职员工人数从6.8万涨到10万,员工薪酬支出翻了近两番。

2019年,碧桂园实现归属于集团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额约为人民币5522亿元,合并房地产销售现金回款额约人民币5898.6亿元,自2016年起第四次连续在年末实现正净经营性现金流;持有现金约2,683.5亿元,净借贷比率为46.3%;公司股东应占核心净利润401.2亿元,同比增长17.6%;基本每股盈利为1.85元。

各项财务指标都很好,并且公司开始主动控制杠杆和增长速度。可以说,这是历史上最好的碧桂园。

但是房地产行业销售到结算成营收之间有2-3年的时间差,增长的碧桂园也要考虑下降的市场带来的影响,为2-5年之后布局。这是行业的大背景和企业的生存之道。

从2017年之后,碧桂园的调整有三条主线:提质控速、新业务、全竞提升,靠精准的营销策略和合伙人制度冲到行业第一的碧桂园,开始建立新的人事匹配系统,目的就是提升生存能力和竞争能力。

莫斌说得直接一点,“组织结构调整是面对市场需求和内部管理需求而做出的决策,希望借此进一步优化管理效率、提升管理能力,希望各级人员越来越优秀。”

杨国强说的宏观一些,“碧桂园从最开始只有7名员工,到十多万人,我们做的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,是在走没人走过的路。不要以为太阳每天都出来,就对看见的东西习以为常,对很多问题麻木没感觉。要永远保持好奇心,思考一件事为什么是这样,而不是那样。”

调整和提效将会继续成为2020年碧桂园的工作基调。莫斌表示,未来的区域整合还要进一步思考区域做强做优的问题,会以年化回报和利润总额为考核,而不再以规模论英雄。所有的区域要推动项目做一成一,在做强做优的同时,还要做精。

未来碧桂园还有可能会根据市场、内部管理的需要进行细分,然后聚焦深耕、提高效能。另外,总部的精干高效还要继续进行。总部要向自己开炮,不断提升平台效率,给区域起好示范带头作用。

碧桂园不变的是永远都在变

截至2019年底,碧桂园的地产业务覆盖282个地级市,1299个县镇,另外有机器人、现代农业赛道。机器人业务已经有32款建筑机器人投放工地测试,在2019年也率先拥有了自己的机器人餐厅连锁品牌。

碧桂园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心只想“卖房子”的开发商。权益销售额达到5000多亿,确实是房地产行业历史上第一次。每一个碧桂园高管都在思考市场走向、管理半径、产出效率问题。

仅碧桂园的现代农业业务,从2018年成立农业控股公司至今两年内,已经有研发服务、智慧种业、农业科技园、海外农业、社区门店五个核心业务版块——如果每块业务都靠总部直接管理,出现的结果可能的是边际管理效率降低、成本升高。

“碧桂园不变的是永远都在变”,杨国强说,围绕主业而布局的博智林、现代农业、碧优选及机器人餐厅都是有远大前途的新业务。“我们会不遗余力,我们有足够的资金去支持他们,这是科学的、先进的,也有很好的效益。”

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,阿里巴巴集团分两次将支付宝股权转移至浙江阿里巴巴,马云顶着投资人的巨大压力剥离了支付金融团队,这才有了后来的蚂蚁金服,阿里系的第二条腿。

大企业面临的问题,绝不是“裁员降薪”这么简单,杨国强、杨惠妍带队的碧桂园管理层面临的问题也远比买房人在2020年选择“买房还是不买”复杂。疫情之后的经济、行业、企业如何走,这可能是包括碧桂园在内的众多房企自创立之后又一次艰难的选择。

全球快讯
查看更多
活动
热文

Q Q:342587

电话:400-000-1441

邮箱:ceo@hengzou.com

时间:07:00 - 24:00